第1章重回少年(1 / 2)

我若不是神 自情者 0 字 5个月前

 宇宙之中,无数星球,凡存生灵,俱有本源。

水星如其名,九成为水,分四大陆三大洋,有人族二十一亿。

龙国,太南行省知名学府,九号楼四层,偶有人声,后笔尖划过书页。

人声苍老雄浑,书页沙沙,不疾不徐。

一人格格不入,趴桌睡觉,老教授轻咳,没有反应。

那人眉头紧锁,冷汗如豆,似病似梦,老教授担忧走来。

“我还活着!”谭安宁猛地弹起,手捂左胸,惊魂未定。

老教授看他一蹦三尺,担心大减,板着脸一指讲台。“做梦不会死人,同学请上台解题。”

旁人等看笑话,题目极难,倒有几人知道答案,但都是认真听课,与他无关。

老教授也没指望他答上,可玩归玩,学业不能落下,正要给他台阶,勉励几句。

谭安宁下意识道:“好,真是太好了!”

“好在哪里?”

“老师不拘泥教本,出题独特,背后付出心血之巨,我敬佩万分。”“且初观老师笔迹,就觉不凡,表面杂乱无章,实有龙蛇伏藏,如果我没猜错,这应是一代书圣行行书的手法,老师已得七八分真蕴,复潜心细看,兼具大草狂放不羁之气,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,三看之下,学生惊为天人,隶楷行草,竟无所不有,无所不包,我水平有限,大胆推测老师自成一家,不弱王苏!”

谭安宁张口就来,说完后,急促呼吸平稳,双目微眯,还有酝酿!

众人瞠目结舌,我们怎么没看出这么多门道?面面相觑间,有人认出谭安宁,小声道。“是饥渴男。”

张教授微愣,机械回到讲台,拿粉笔的手,微微颤抖,让黑板上数学公式更显扭曲。

……

教室内人走了大半,谭安宁面上平静,心中恍然若梦。

一对情侣走过,女子眼神讶异,微声道。“钧哥,前几天他还。”

陈钧略带怜悯,调笑道:“怎么,担心了?”

面前出现四条腿,谭安宁骤然开口:“夫人身材丰满,骨盆宽大,是万中无一的生养奇才,以后当能光耀门楣,足以为祖上十八代增光添彩,宗族有幸,相公有福啊!”这是他融入潜意识的本能。

“有病吧?追不上我就损我?就这样还对安灵月图谋不轨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”

“有这心是好事,动手动脚就不对了。”陈钧怜悯一笑,女子傍他臂膀离去。

谭安宁摸摸脸颊。“习惯了吗?”习惯竭尽所能的赞美了吗?

环顾冷清教室,喃喃自语。“如果说自己是从二十年后重生回来,会不会变成神经病?”

经过最初的震撼,虚幻渐成真实,“我没有损你,在那个世界,你这种好生养的女人,算半个宝贝了。”

思绪翻涌记起,女子姓刘,他高中暗恋对象,成绩优异,性子高冷。

然而刘某上大学一个月便找到男友,就是方才男子陈钧,他身份可不简单,是贪狼头号小弟。

一提贪狼,便想起‘杀破狼’,谭安宁不禁笑了,这外号近乎戏谑,可三人背景着实夸张。

是他无法企及的存在,彼此发生过小矛盾,能安然无恙,却丢弃所有的尊严,从此变了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