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无力(1 / 2)

我若不是神 自情者 0 字 5个月前

 低头的陈钧心中大畅,七少依然是七少,这一出戏的结局往往都是如此,只是这一次少了许多有趣的过程。

然而这并不能让他解恨,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害他在三位大少面前折了面子,实在可恶至极。

谭安宁不答,掂弄手中的铁棍,面色浮现果然如此的笑容。

张彦军敏锐察觉他的动作,不着痕迹地招招手,五人靠了过来。

覃述不耐烦地挥手,像是赶一只苍蝇。“听到了吗?大哥让你跪下,然后滚!”

卫七抬手,覃述微惊,才发现谭安宁握紧了铁棍,恨恨吐了口气,不屑的眼中多了几分阴厉。

“你想动我?”卫七道。

陈钧八人如临大敌,想要上来保护三人,却被卫七挥退,只好全神戒备着谭安宁后续的举动。

“你觉得呢?”谭安宁无可挑剔的笑容下,情绪无法看清。

卫七凝眸,竟看不出笑容背后有几分决意,忽而上前一步,众人神情皆变。

“大哥!”张彦军紧随其后,略带三分紧张,此刻两者相距四五米,谭安宁若暴起,有可能摸到卫七衣角。

卫七环视四周,众人心中忽而安定,稍有些许赞赏道:“倒有几分胆色。”

陈钧一愣,七少非轻易不会说这种话,现在这小子莫不是被七少看重了?如果是那样…

这小子确实有点门道,能神不知鬼不觉夺走他的兵器,虽然有他精神不佳的原因在,但事实摆在眼前,如此想着,怨恨不由消去三分。

覃述却是冷笑,张彦军眼神示意,让谭安宁身后两人出手,最好制住他。

果然,卫七眼中睥睨之意更重,傲然道:“你不该碰安灵月!”

“跪下,离开,十秒。”卫七缓缓走下台,张彦军松了口气,点点头,让台上众人处理后事。

陈钧狞笑接近,不禁为自己方才的想法感到可笑,忽然又生出几许悲哀,深吸口气埋藏于胸。

台上几人随着卫七下去复又逼近,《安息经》能力有限,到时难免落得一个下场。

方才两者相距较近,谭安宁有些被那轻蔑激怒,想过不计后果地出手,但瞬间分析得到一个结果,压根碰不到卫七衣角。

而就算碰到又能怎样,活生生掐死他吗?

而真的碰到会怎样?他在这个世界可还有十年时间要过。

卫七的能量已经不是巨大那么简单,而是恐怖,若是伤了他,能活生生把一个普通人玩到死。

他的背景谭安宁自然知道,龙国快递龙头,市值近千亿,掌控数十万人饭碗。

其父白手起家,纵横商海数十年,与无数大鳄的关系深厚无比。

卫七是独子,直接继任人。

与之相比,张彦军和覃述的背景低了不少,才会甘愿当小弟,但若是惹上他们任何一个,也够人辗转难眠了。

所以谭安宁还想要生活,就应该知道,热血在胸腔里是热血,出来就是狗血,这是很现实的道理。

覃述嘲弄地望着中间的谭安宁,对他的镇定表现十分不满,于是从身后拿出一卷资料。

“谭安宁,男,…父母小生意人,有姑姑三名,姨妈四位,舅舅一名,嗯,平平无奇。”不忘点评两句。

谭安宁仍自镇定,调查他对卫七等人来说再简单不过,心里却忽然涌出深深的不安。

不由想起,下跪对曾经的他来说,并不是多么可耻的事情,那二十多年,跪得还少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