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戒律难改,勿作主张(1 / 2)

崩坏传记 若水之 0 字 3个月前

 崩坏传记正文卷第4章戒律难改,勿作主张三月中旬的北极圈还处在极夜时,然而,过不了多久,永夜终究还是会过去,北极将迎来同样漫长、难熬的极昼。

越是接近极点,极地的气象和气候特征越明显,6个月极昼、6个月极夜,在这里,一年的时光仅有一天一夜。

“天上一日,地上一年。”这句话是没问题的,天庭的天宫就在这里。

北极地区的生活环境十分单调乏味,一年四季白雪皑皑,没有明显的季节变化,只能在天宫内看到植物发芽、生长、开花、结果的变化过程。

冬季的长夜漫漫,驻守在北极的仙子们大多以室内活动为主,当然,肯定会有不少不安分的家伙选择偷偷熘出去旅游、玩乐,只要别太过分、离开的时间别太久,连监察部门的人一般都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这里的工作比较清闲,适合“不求上进”的仙人们,除了日常检查与维护天宫以外,确实没什么事可干,都不用给崩坏兽们喂食。

不过,监察部每年还是会抓几个出去游玩的倒霉蛋用来“杀鸡儆猴”的,北极地区的监察部也要冲一下业绩嘛!成绩不能被其他地区的监察部甩的太远。

天宫,

一处室内恒温游泳池。

梧桐穿着一条白色的宽大泳裤,躺在水面上漂着、玩着手机。

广阔安静的游泳馆内仅有他一人,空空荡荡的、十分冷清。

梧桐也不想把这个游泳馆包下来,哪怕仅有24小时,花费也挺多的,但他既然想来这里游泳,就不得不包下来。

之前,他每次出现在游泳馆,都会有一大帮不怀好意、甚至是对游泳没兴趣的小姑娘们闻风而来,穿着较为清凉的泳装在他的眼前瞎晃悠,还有极个别比较大胆的女孩儿会用一些“计谋”靠近他、与他搭话、甚而尝试着占一点小便宜,经常扰得他不厌其烦。

久而久之,梧桐就很少去公共场合玩乐了,即便出现,也会提前把场地包下来,或一人、或与亲朋好友们娱乐。

就在梧桐把手机放到托盘上,准备游一圈的时候,阿波尼亚推开了游泳馆的大门,迈着小碎步走了进来。

见阿波尼亚仍然穿着较为朴素严实的修女服,没有穿泳装,梧桐稍感失望。

“下来玩会儿?”梧桐建议道。

阿波尼亚摇了摇头,细声细语道:“不了,我虽然看不到您的内心,但我大致能猜到您的想法。”

阿波尼亚说话还是比较委婉的,没有直接指明出梧桐的居心不良。

“猜测的东西往往最不靠谱。你与罪恶之人相处的太久了,心灵早已被她们污染,所以会认为我的思想龌龊。以腌臜的目光看待事物,自然会觉得万物肮脏。”

“嗯……您说的对,抱歉,是我以己度人了。”

阿波尼亚沉吟了一下,深深的鞠了一躬,以表歉意,然后她轻声慢语的说道:“您的想法,或许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要邪恶,我不应不自量、去忖度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呵呵,你猜一下我现在在想些什么?”梧桐问道。

“抱歉,我不想知道。”

“高卷帘栊看佳瑞,乱把白云揉碎,素草寒生玉佩。”

“?”

阿波尼亚听不太懂,她对神州的诗文不是很感兴趣,这诗似乎是描写雪景的,难道……梧桐是想出门走走吗?

梧桐从泳池内飘出,擦干身上的水滴后,披了一件白色的外套,然后从不远处的自动售货机里买了两盒冰淇凌,扔给了阿波尼亚一盒。

“小西琳休息了?”

“嗯,谢谢。”接过冰淇凌的阿波尼亚说道,“她玩累了,已经睡着了。”

“当妈的感觉如何?”梧桐坐在了躺椅上,打开了冰淇淋盒。

小西琳认了许多妈妈,除了亲生母亲外,她还有墨染妈妈、阿波尼亚妈妈、伊甸妈妈、塞西莉亚妈妈、齐格飞妈妈……

除了塞西莉亚外,其他人全是看起来特别成熟的女性。

也不知道西琳为何如此渴望母爱,可能是由于缺少父爱的缘故,她今年只有14岁,塞西莉亚其实就比她大了十岁而已。

“没什么感觉……嗯……西琳很可爱。”

“好吧,也对,尽管你没有孩子,但估计你都当习惯‘母亲’这个角色了,每天照顾那么多人,真是辛苦你了。”梧桐用木勺舀着冰淇淋,道,“你坐啊,别总站着。”

“谢谢,我不累。”

“可我嫌累,你的个头本来就高,我还得抬着头跟你说话。”

“您可以不看我的。”

别看阿波尼亚很温柔,从不大声说话,但抛开大事不谈,从一些小事上总能看出,她是一个有那么一点固执的人,很有主见,偶尔贼艮。

“行吧,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找我了?”

“是您做的吗?”

“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