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欲走挽留,幡然意转(1 / 2)

崩坏传记 若水之 0 字 3个月前

 崩坏传记正文卷第15章欲走挽留,幡然意转得到了一晚短暂且难忘的回忆,次日中午,贝拉才从床上醒来,她吃了点简单的早餐,尝试着给自己化了一下妆,然后由于不满意妆容又用清水洗净,之后,她才匆匆忙忙地前往了实验室。

贝拉是没有休息日的,因为梅比乌斯博士总不休息,实验室每天都在使用、每日都需要打扫,什么时候博士休息了,才会给她放假。

还好,贝拉的工作不忙,或许是由于不放心她的能力,仪器的保养与维护并不是她的工作。

因此,贝拉大多数的时间都在“摸鱼”,偶尔会帮助梧桐喂喂实验室里养的各种小动物们,有时还会利用上班的时间看看书,自学一些不太深奥的知识。

今天注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,来到实验室不久后,贝拉刚擦完干净到根本就不需要擦的实验台,坐下、掏出手机,打算摸会儿鱼,就听到隔壁“噼里啪啦”的、似乎是砸东西的声音,其中,还掺杂了梅比乌斯博士的叫骂声、和感到不可思议的惊呼声。

贝拉果断地放下了手机,迅速从柜子里翻出来了一把麻醉枪,上好麻醉弹后跑到了隔壁的实验室。

她怀疑是梧桐哥儿养的大熊猫、或者是大天鹅等动物跑了出来。

梧桐养了很多“宠物”,以他的工资当然是养不起的,但是,若是把这些小动物们的身份定义为“实验体”,然后再向上面申报经费申请就不一样了,他好歹在名义上也是梅比乌斯博士的实验助手,再加上博士的放纵,这点小事还是能做到的。

其实逐火之蛾的高层多少也知道这笔钱没用到“正经”地方,但他们还是选择了睁一只眼、闭一只眼,显然,梧桐的价值比这笔“小”钱更为重要。

等贝拉跑到隔壁,立马就后悔过来了,她应该继续上班“摸鱼”、不闻不问的,眼前的情景与她预想中的完全不同,小动物们并没有跑出来搞破坏,搞破坏的是梧桐哥儿和博士。

梧桐和梅比乌斯扭打到了一起,“战况”看起来十分激烈,梧桐身上的白大褂都被撕破了,脖子处还有几道被挠出来的红印,不过没出血,看来博士留手了。

梅比乌斯气得小脸通红,又是蹬腿、又是挠人、又是吐口水的……什么乱七八糟的招式都用。

贝拉看傻眼了,她现在要怎么办?帮谁?

她是第一次见到这二人打起来,梧桐和梅比乌斯平时说话、交流可能不太好听,但从不动手,眼前的情况让她莫名有些不安。

贝拉更想帮助梧桐,但是,梅比乌斯博士才是她的上司,而且,博士此刻明显处于下风,她要是再帮助梧桐哥儿是不是不太好?博士以后给她“穿小鞋”怎么办?

幸好,梧桐没有让贝拉纠结太久,未过片刻,他就把梅比乌斯强行按在了手术台上,绑了起来,然后,他从地上捡起了一把手术刀。

贝拉见此,心一下就提了起来,下意识的紧了紧手中的麻醉枪,她不想看到任何人受到伤害。

如果梧桐哥儿要伤害梅比乌斯博士,那么她有可能会开枪。

“你拿把破刀吓唬谁呢?有种弄死我!呸!”梅比乌斯显然不服,说着,她还往梧桐的身上吐了一口口水。

梧桐依旧面无表情,梅比乌斯这一口反倒是把贝拉的精神刺激得更紧张了,博士这人怎么这样呢?!您都为俎上鱼肉了,还敢这么猖狂?真把梧桐哥儿激怒了怎么办?殊不知,有多少犯罪行为都是在头脑一热的冲动下造成的。

幸亏,梧桐还是比较有理智的,他只是把地上没碎的物品都捡了起来,而后拿起墙角的扫帚,把碎玻璃等物品扫进了畚斗里。

“呵,废物,连弄死我都不敢的废物!胆小的男人,就会仗着男性身体强壮的优势欺负我这样的弱小女孩儿,废物!呸!”梅比乌斯的小嘴还在输出。

连站在门口的贝拉都听得想把博士的嘴堵上了。

您可少说两句吧!

一言不发的梧桐自然不是什么好惹的主,在梅比乌斯的骂声中,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实验室,继而快步走出门、从隔壁大天鹅的身上薅了几根鹅毛。

他养的大天鹅一直以来都把梧桐视为自己的“老公”,虽然不是很聪明,但是被拔毛也知道疼,它气得头一次没用自己的大长脖子蹭与环绕梧桐,而是“扇”了他一个“大嘴巴子”。

梧桐也没介意,毕竟都拔人家羽毛了。

“取毛归来”的他脱掉了梅比乌斯的鞋袜,然后用羽毛轻轻地撩拨着她的脚心和“痒痒肉”。

“咯咯咯~你、你个死、咯咯~死小鬼,咯咯~你以为这样就能、咯咯~就能让我屈服吗?咯咯咯~只会耍、耍一些小孩子,哈哈哈~小孩子才会用的手段,咯咯咯~幼稚鬼!别……不是!咯咯~这、这招、这招对我没用!哈哈哈~”

梅比乌斯一边大笑、一边嘲讽、一边扭动着身体挣扎着,她的言语又“升级了”,变得更加犀利了。

贝拉默默地退出了这间实验室,顺便关好门,博士的这副样子还是不要被其他人看到为妙,自己也最好不要看,否则她未来的下场可能会很惨。

当然,贝拉没有走,她对里面即将要发生的事情特别好奇,所以,她把耳朵贴在了门上,认真地偷听着屋内的动静。

仅过了不到五分钟,梅比乌斯的心态与态度就发生了转变,她是一位很“识时务”的人。

“咯咯咯~我错了、我错了~咯咯咯~好梧桐~咯咯咯~好、好梧桐弟弟~我服啦!人家服了~咯咯咯~别挠了~我求、求你了~咯咯~我不行啦!咯咯咯~人家错了!咯咯咯~”

梧桐并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,他看着此刻模样糟糕的梅比乌斯,不知为何,心中突然产生了十分愉快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