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时过境迁,人格崩坏(1 / 2)

崩坏传记 若水之 0 字 3个月前

 崩坏传记正文卷第17章时过境迁,人格崩坏虽然贝拉没什么文化,但是,每当夜深人静、或者是闲得特别无聊时,她亦会思考一些比较难以回答的问题。

比如说:

我的记忆是真实的吗?曾经的我、是我吗?现在的我、就是我吗?

我是不是活在一个虚假的世界里?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吗?

人类自认为的真实,是否是真正的“真实”?

人为什么要活着?为什么而活着?活着的意义是什么?

虽说生活有快乐、有美好,可是同时也存在着无数的悲伤与痛苦,生存那么累,又压抑、又折磨人,那么,死亡是一种解脱吗?

生命是什么?死亡又是什么?

宇宙这么大,人类的文明连沧海之一粟都算不上,总有一天会消亡,尘归尘,土归土,及尽繁华,不过一掬细沙,既然如此,那么,人类为什么要坚持走下去、坚持文明的传承呢?

人类整体为什么而“活”?

人类曾经存在过的任何痕迹,终有一日会不复存在,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,那么,当痕迹完全消失、没有存在会记得人类这一种族的那一天,人类自始至终、一辈又一辈的坚持与执着是否还有意义?

宇宙会“死”吗?宇宙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?

“意义”是否有意义?

……

这些疑惑、问题可能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想过,有些人寻找到了能令自己满意的答桉,但有些人却自始至终都没有找到答桉。

贝拉就是没有得到答桉中的一员,无论是在书本上,还是在网络上,她都找不到能令自己满意的答桉,或许,这种问题本就没有答桉。

贝拉没有向梧桐哥儿或博士寻求答桉,因为,从古至今,无数哲人的回答都不能令她满意,所以,她不认为梧桐哥儿或博士就能回答出这些问题来。

也许,连他们都在寻求答桉、寻找人生的价值与意义。

有的时候,贝拉会觉得时间很“怪”,明明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,但蓦然回首,她还能清楚的记得布兰卡姐姐离去的那一天,也能清晰的记得布兰卡姐姐穿上婚纱时美艳绝伦的模样,恍如昨日。

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情,最糟糕的莫过于,不知从何时开始,这个世间,出现了一种名为“崩坏病”的不治之症。

普通人一旦感染了崩坏病,便只能等死,没有人能治好它,包括梅比乌斯博士。

因为这种病会“变异”,人们可能刚找到了一种治疗的方法,崩坏便会“进化”,崩坏病的变异,永远都比人类的治疗手段快上一步,令人绝望。

即便是梅比乌斯博士,也只能提出一种仅在理论上能够根治崩坏病的方法,那就是全人类“进化”、“圣痕化”。

“补全”人类的基因,提升全体人类的身体素质、与崩坏能抗性,这样就不会有人感染崩坏病了,也就不用治疗了。

即使被感染了,凭借着高素质的体质,医生们治疗起来也会容易不少。

崩坏病之所以难以治愈,是因为普通人的体质太弱了。

梅比乌斯提出的方法听起来不错,但这只是一种理论上的方法,几乎无法实行。

人类一没时间,二没资源,而危险的做法可能会导致全体人类崩坏,风险太大。

因此,人类目前对崩坏病束手无策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被感染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。

除崩坏病外,最令贝拉感到恐惧的不是人类的敌人——律者,而是人类本身,更准确的说,是身边之人的变化。

随着律者的降临,人类的文明一次又一次的受到了冲击,人间悲剧不断的发生,曾经的熟悉之人,让贝拉感到了无比的陌生。

不知从何时开始,沉默寡言的梧桐变得爱说话了,贝拉最初以为这是一件好事,说明梧桐哥儿可能走出了过去的阴影,心中的“伤疤”已然痊愈。

但后来她发现,梧桐哥儿的“伤口”不仅没有痊愈,反而越来越大了,因为他也不说句人话呀,他那破嘴越来越毒了,有时连贝拉都忍不住想要削他,也就是她打不过,不然早就动手了。

人就是这么怪,以前的贝拉希望梧桐能开朗点、多说点话,她的“愿望”实现了,可是,现在的她却无比怀念不爱说话时的梧桐。

贝拉不知道让曾经那乐于助人、心地善良的梧桐,变成如今这般模样的原因是什么。

或许是因为长期处于紧张、压抑的状态,他的情绪需要发泄;

也可能是因为身边的好友与宠物们,大多数都离他而去,把梧桐的精神刺激的不正常了;

亦有可能是由于,他的身体接受过无数次的改造实验,身体的变化影响到了性格。

梧桐是最初的几位融合战士之一,相比较于其他几人非常明显的副作用,梧桐的外表变化很小,所以,不排除他的副作用体现在了内在。

当然,最有可能导致梧桐性格变化的原因大概是……以上的种种原因“相加”。

如果说梧桐的变化还能让贝拉接受,那么,梅比乌斯博士的改变就让她有些接受不能了。

或许是因为梧桐的离开刺激到了博士;

或许是因为博士见到过太多的悲剧;

亦或许……是由于绝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