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谁都担心(1 / 2)

大婚晚辰 肥妈向善 0 字 8个月前

 <div id="center_tip"><b>最新网址:www.</b>其实是错的离谱。

他是个男性,身体孔武有力,她晏子简直只能算是他手指间一只蚂蚁。固然她高傲的自尊心可以让她宁死不屈,可是,始终没有办法抹去体力上双方的巨大差异。

在他向着她进一步时,晏子手忙脚乱地在手机上拨打号码。

“不用打,信号屏蔽了。”

伴随他这句声音落地,晏子果然是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信号格降到了零。

“你想打给谁?打给他?打给警察?”俞泽浩的声音,从对面微沉地传了过来。

晏子绷直了身体和神经,感觉他此刻的问话,是宛如一只蓄势待发的野兽,只等她回答的答案,再决定是不是把她撕毁。

吸了吸口气,稳住心跳和神经。

“你想我会打给他吗?你不是因为有功利性的目的接近我吗?为什么在意这种事?”晏子问,嘴角略带起一丝嘲讽,表示自己的但若无事。

只见对方那张阴鹜的脸上,突然展现出来的是一抹从容的微笑。

“我不是之前说了吗?我接近你,我从你这里撤退,都没有想过伤害你。而你,从来都没有对我上过心,你认为呢?”俞泽浩嘴角的那一勾,更为锋芒四射,“你认为,真的是我不足以吸引到你吗?”

故意的,他故意在她面前装作那么软弱的无能的一面,让她毫无防备,同时,不会对他真的上心。

很显然,这个男人,是故意放过她的。

晏子明显地怔了下,身体一方面绷的很紧,另一方面,无疑是很怀疑他究竟是什么动机做这些事情。

“你为什么接近我,能告诉我吗?”晏子低声地问。

她那副突然变得有些楚楚可怜的口吻,让俞泽浩的脸上都不由闪过了一抹像是吃惊的表情。

“你说我为什么接近你?”把手指在头完这话,打开了包厢侧面的另一扇门,“你从这里离开吧。不要对外说出你到我这里来过的事,更不要把和我说的话说出去。否则,一旦被我们的人发现,杜玉心就不用活了。”

晏子只能是尽量地撑住两条腿,一步步逼自己走着,因为她知道,即使自己强留在这里,凭她这点能力,是没有办法把杜玉心从对方手里拯救出来的。况且,现在杜玉心究竟还在不在这个餐馆里,根本不得而知。

有时候不得不承认现实很残酷,人很卑微,在现实面前,必须做出一种选择出来。现在,她晏子只能是这样选择了一条路去走,先保住自己的命。

为此,她都快看不起自己了。眼看,自己从逃生之门走了出来,搭上电梯,快步来到楼下。在这期间,她能唯一联系外面的方式,手机,已经被人没收走了,钱包,一样被人拿走,好在身上的衣服,人家没有动弹她一分一毫。

她发无毫损地从危险的地方走出来,逃到了相对安全的公共地带,不得不说,是俞泽浩保住了她的命。

究竟他算好人还算是坏人?晏子有些懵,仿佛在做梦,没有醒来的一个梦。

仰头看到正午的阳光照着头部顶上,让人头晕目眩的,她振起精神的时候,回头找辆车准备回去。在这时,一辆车不知什么时候跟在她后面的,当那辆车打开车门之后,晏子再次打了个寒碜。

从车门里走出来的男子,两眼仿佛深海里的墨石,没有表情地看着她。

说到吴正淳,中午吃着饭的时候,突然又听见了敲门声,因此喊了句:“进来!”

陆征打开门,大步走进来,在他房间里看了眼,问:“晏子呢?”

“你找晏子?”吴正淳正觉得奇怪,说,“她和玉心出去了,没有和你说吗?”

“她和玉心出去了吗?”陆征的脸马上一沉,像是沉到了海底。

吴正淳听他这个口气,知道他不知道她们两个出去看婚纱,因此不好说话。

“她们出去多久了?”陆征问。

吴正淳看看表,琢磨着:“出去有快一个钟头了吧。”

陆征转过身,肯定是给杜玉心打电话。打了杜玉心的电话不通,再打晏子的,一样没有人接。他匆匆往门口跑。

只看他的动作,吴正淳都知道出事了。因此站了起来,准备去追他,喊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听见背后传来突然的一声砰。过于焦急的动作,让腿伤未有痊愈的吴正淳直接摔倒在了地上。

陆征听见这个动静以后,只得往回跑,跑到摔倒的吴正淳身边,把他扶起来。